您的位置: 白银信息港 > 生活

指间散文DNPhantom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10:03

D.N.Phantom  传说雪域的绝世里开着不属于尘世的蓝莲花,那种永不凋零的蓝莲花。可是,凡事有起有落,有开始就一定会有结束的那一刻。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有的蓝莲花真的不会凋零。因为,她从未盛放。  幽冥界的魅影,红尘中的幽冥。白昼里的冬,暗夜中的夏。左手握蓝莲,右手曳紫莲。游离婆娑,轻舞入镜。是梦是醒,谁知?  ——题记    并不是很喜欢莲花的,总感觉那样的存在很可悲。懂得花语之后才明白,原来花如人,都有各自存在的意义。小时候,每当春天来临,总会到处挖蒲公英。连根拔起的那种挖法。每次挖足了一麻袋就可以换五毛钱。那时候,喜欢的就属蒲公英了。现在回想,那时之所以喜欢蒲公英不仅仅因为可以换钱,更多的是希望被关心。所以那时才会春天挖蒲公英、折灯笼草,夏天摘金银花、打捞鱼腥草,秋天采野菊花。平时也跟着别人猎蜈蚣,偶尔抓蛇。似乎只有冬天安静了。孩子总是那么的单纯,单纯得以为只要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    离开开始生活的地方,进入原本并不熟悉的地方。被当作男孩子的自己也从未反驳过什么。总认为安静的呆着,那样就不会再次被送到别的地方了。无言的接受着别人的关心,从开始的乖巧,到后来的野性十足。每次看到彩虹都会感到幸福。清晰诠释着幸福的东西本身应该是不幸福的吧!虚幻的存在,不论高兴或者悲伤,都显得那么的薄弱。人说到达彩虹的尽头就可以看见希望。可是没有人可以说清楚彩虹的尽头在那里。,理智的人们说:彩虹的尽头一无所有。因为相信,影像找到了他们的栖息之地。不再相信的时候,就像镜子的破裂,随之破裂还有人本身。    从什么时候开始,明白了不能任性,不能把自己的思想明确的表达出来,更不要希冀。即使很不喜欢,也得学会微笑着面对,学会接受。这样才不会给别人遗弃的借口。体验过一次之后就会发现,大人们的话都只是用来寒暄的。在他们说出那些话之前,都是会经过精密的过滤的。当你相信那些所谓善意的安慰的时候,只会更加的失望。因为,往往可以很轻松说出安慰话语的人本身没有决定的权利。所谓安慰,更类似于上帝送给人类的潘多拉。集万神恩赐于一身的潘多拉,称得上是完美的。然而,她的魔盒所释放的全都是厄运以及灾难。希望是存在的,可是能释放希望的却只有潘多拉一人。物极必反。乐极生悲。    只有失去后才会明白何谓珍惜。浑噩的时光,在悲剧侵袭时才让人体会到,那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只是,那幸福已经相当的遥远了。那种遥远,遥远到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单纯的心就像透明的玻璃杯。我们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所容纳的一切。我们可以看见彼得潘的太真,小王子的单纯。因为他们所拥有的都是相同的内在。看多了反射性强的事物之后,眼睛就会疲于辨别所有的存在。就像坏掉了的过滤器。渐渐的,所有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而为了适合这个世界,心也会模糊,直到到所有的都是漆黑一片。所以,他们可以把伤害性的话语当作一个很好玩的笑话,反复的讲。对方的沉默,对方的困窘,都成为了上好的添加剂。他们会说,那只不过是玩笑。所以当真的我们就显得更加的可笑。    无知者无畏,原始的形态应该是小孩子吧!人越老就越害怕死亡。总希望找到可以多活哪怕一天的理由。麻生遥斗说人都是贪婪的动物,总希望得到更多。而植物,只会珍惜他们自己拥有的生命。我从来都不惧怕死亡。所以不明白为什么故事里的人听到灰飞烟灭后会那么的害怕。在我看来,如果真的灰飞烟灭才是的解脱,如果,真的有所谓的轮回转世。书中说人出生的时候,哭的是自己,笑的是别人;当人死去的时候,哭的是别人,而笑的很有可能是自己。即使是冷漠如当时的我,真正直面死亡的时候才明白。我还是害怕死亡的。原来,以前的自己不怕的只是死去的人是自己。当即将逝去的人是自己在乎的人,那种恐惧与绝望刻骨铭心。所以,当木藤亚也再次问麻生遥斗:“我真的贪心吗?”,他没有回答。人是连自己都不能轻松决断的生物,遑论其他。    求生的稻草,溺水之人的奢望。很多的东西,于我们而言是不存在相信或者不相信的。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需要。需要它的存在价值。分不清漂浮与翱翔的人,很容易就忘记罂粟的运用尺度。分得清的人是否就是幸运的,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酒池肉林也好,青灯古佛也罢,都只是人的选择吧!选择的人不会有太大的感想,旁边的人却是百味俱全。很庆幸自己的愚钝,所以当他们泪流满面的时候自己可以默默聆听。形势总比人强,随波逐流者没有足够的实力前行,终将被沉入泥沙。向往光明,就会相信光明。成功的人,相信的却从来只是光明本身,而非自己所可以到达的光明;失败的人,怪罪的也是光明本身,而非追求光明的自己。所以世界才会千奇百态,万象丛生吧!    选择一个存在,放弃一个存在,选择的理由与放弃的理由往往是同一个。就像恋人一样:因为喜欢,所以选择了对方;同样,因为不喜欢,所以放弃了对方。关键词都是“喜欢”。所以,每次占卜出现“Lover"时总会让自己觉得好玩。好玩的不是“Lover”的出现,而是背后的选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很美好的企盼。很喜欢看别人跳华尔兹,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回旋往复。很优雅,也很世故。如果让我学,我宁愿去学冰舞。寒冷,难以控制的环境,似乎更能激发人的潜能。很少人能看清出我的本质,即使是我在乎的存在也一样。这样的自己真的很接近罂粟吧!即使伤害到了别人,却看不到任何的伤口。有时候人活着真的很可悲,不自觉中造成的伤害,等到你发觉时早已没有了可以弥补的空间,可是心却依旧渴望回到初的信任。曾经一度很喜欢那句话:迟暮的感动,打不开心底那把陈旧的锁。就像对着镜子自我催眠的催眠师,别人是很难让他清醒的。因为没有人会知道那个媒介为何。时间无限,人的生命,有限。    背叛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吧!大概是因为被背叛的次数太多,渐渐的,心脏连开始的悸动都消失无踪了。当自己用微笑表示:“请保持距离,注意刹车”的时候,得到的肯定让人啼笑皆不已。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当我愿意不再逃避的时候,我才明白,当时的肯定只是希望我不要受到伤害罢了。因为那人很清楚,一旦被我否定的存在就会被我永远的驱逐出境。而自己本性里面的偏执以及冷酷很有可能在毁掉别人的同时也毁掉我自己。这似乎也是当时想学会微笑的原因之一吧!于是告诉自己,万物都有生存的权利,你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干涉别人的选择。坚持这种理由,无谓的个性变得更加的明显化。也更让人担心了。记得小妹刚上高一时说看到她们的语文老师就觉得像看到我。一样的没事得不正常。突然明白,自以为很开心的,其实只有自己一个人。后来,微笑越来越灿烂,心也愈发的平静了。    知足者人心长乐。知足,很容易,也很难。习惯了一个人四处游走,也很享受那样的安详以及惬意。更符合自己肆意妄为的个性。看到母亲站在寝室门口疲惫的身影时,心在刹那间被扭曲了。本以为,即使自己真的消失也不会有人在意的。可是母亲却因为我的手机一直一直的打不通而直接跑来了。她轻描淡写的述说她沿着学校的道路到处找、到处问才找到寝室,结果又因为说不清寝室号而被拒的过程。我在微笑,心在哭泣。一直以为自己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毕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自己执着的。潜意识却在那一刻清晰的写着:“你是一个贪心的人,一个非常非常贪心的人。”如果不是心过于贪婪的话,怎么会在得不到的时候就否定所有的存在。也是在那一刻,清楚的知道何谓“看得见的不一定是真的,看不见的也不一定不存在。”越是害怕受到伤害就越容易被伤害。被别人伤害并不是难过的,难过的是自己伤害自己。就像人受到的惩罚就是人的自责。    学会放过自己的时候也就学会了宽恕。宽恕本身不是放过别人而是放过自己。一味的逃避终究不会死长远之计,人是很容易就会感觉到疲惫的生物。本性里那种不受任何东西羁绊的存在也并不是不好吧!当那种存在用在恰当的时候,很容易就让自己变得轻松。当我说:“人与人之间的牵绊本就薄弱。生死之间也莫过如此。只要不在乎,骨血至亲与陌生人无异。”我说得很轻松,母亲的眼底却出现了悲恸的神色。于是我在心中警告自己,任何时候说话都得小心。不是因为防备,而是因为在乎。我不希望我的存在给任何人造成影响。我以为只要我继续微笑母亲就会把我当时的话当做一场玩笑,甚至直接忘记我的话。然而,在某天,母亲说:“人跟人之间本就缺乏了解。即使我是你母亲依然不知道你心底到底在想什么!”相互之间的存在,受到伤害的时候,作用也会是相互的。    经常梦见同一个人。开始是单纯的觉得很好玩。随着梦境的错综复杂,开始有排斥的情绪。渐渐的也就忘记了。再梦见的时候曾经错综复杂的梦境突然有些清晰。很感激那些梦境在我落的时候出现,只是我终究是活在阳光下的人,是不可能为了一个梦境而活的。如果那个人真的出现在现实中间,如果有缘,我想我会报答他的。无关缘分,无关感情,简简单单的,只是报答。阳光穿过树影的时候,我总是以为可以抓住阳光。就像当时我以为可以抓住那些梦境,让他们陪我沉沦一样。冬天的冰可以清晰的发射阳光,而春天的水只能倒映影像。我不是冰,亦非水。因此,只能随缘聚散了。    一个思绪的形成需要N久,可是放弃它却只需要一秒。爱极了蓝色妖姬的蓝,所以雨跟我提起冰蓝色的时候很想看看冰蓝与蓝色妖姬的蓝哪一个更能令人心醉。只不过依然无缘得见。当我看见那令我绝望到意识彻底空洞的蓝时,我知道我的逃避该结束了。母亲说我从小对所有的东西都很淡,看不出喜欢,亦看不出讨厌。即使当时离开时,我也只是“哦”,然后头也不会的走掉。总感觉一切都是很容易的,只要我想,我可以轻易的做到我想做到的事情。那支被冰封的类似蓝色妖姬的未开花朵很唯美,也很诡异。曾经某个修行的人看到我之后说,真是一个奇怪的存在啊!因为没有人的心脏里会用蓝色的花朵代替,毕竟花期是很短很短。那夜梦见有人告诉我,想要解脱只需要破开心脏,取出花朵就好。前提是我必须出于自愿。后来才知道,那是蓝芙蓉,又名蓝莲花。只不过,蓝莲花无毒;而蓝芙蓉似乎是有毒的。那朵藏于心脏,以血液为生的蓝莲花比别人送我的蓝莲花更叫的冰冷,更加的让人心悸。被冰封的蓝莲花永远新鲜,永不凋谢,因为,她从不曾开放。据说,得到佛祖所赐的蓝莲花的人可以得到洞悉因果的智慧。只是,这样的存在究竟是恩赐,还是灾难,还真是很难说清。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元稹的这首词很有意境,只是却是《离思(其四)》。逝者如斯夫,过去了的事如同死去的人,再怎么的想念都只不过是枉然。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神秀之言,奔波世间之人的真实写照。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恰如下棋,一招下错,满盘皆输。人啊!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心经》所言,恰似“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之意。只是,天地之间,神魔之畔,人栖息之地。红尘之中,如若能了解“悟空花”之境界,又岂是人哉!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身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六祖慧能,禅宗之中,逃过悲惨结局的人。婆娑本是烦恼。世间本是山不就水,水就山。古人言:聪明莫过天子。而聪明绝顶莫过于大智若愚。一念之间,一念之差。  “一切有为法,如梦化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金刚经》第三十二品,也是那里面我喜欢的四句。不仅仅是因为恰似我的名字,更因为我需要懂得这些。曼荼罗之内,贪嗔痴慢疑、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俱全。相由心生,人生本就是曼荼罗之境,我们的人生真实的反映着所有。就像被蛇缚住的人,越挣扎,所束缚之力只会增加不会降低。    老子《道德经》有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孔子亦有言:“胜任者有力,自胜者强。”  抵抗命运的改变,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的艰难。这是半年之前我为自己占卜的结果。当时的傲慢与自负让我轻视了这些语言。再次翻开日记,看到当时所记录的话语,所剩下的只是叹息。红尘万丈,生命如风云般莫测。    家人问我四月五号是否回家。我微笑着说:“你们是否要礼物?”  小妹兴奋的说:“我要礼物!”  大妹很平淡的说:“我不要礼物!我是不过清明节的。”  小弟痞痞的说:“我不要菊花,黄白都一样。也不要香烛冥币之类。其他都可以。”  接着听见老妈大喊:“电话费很贵的,赶快挂电话。”  挂电话之前还听见她们的争吵声,每一个人的话都不一样。  小妹说:“回来再说!”  大妹说:“反正是她打回来的啊!不用担心!”  小弟说:“是啊!是啊!她有钱,我上次看到的!”  听到的还是老妈的声音:“她没钱的时候会跑回来要!再不挂电话她的电话就由你们的生活费中扣……”  嘟……嘟……嘟……  看来没有人愿意收我送的礼物啊!那就把那份礼物送该愿意收的人好了。  冬菊一枝,祭奠逝去的夏……  长春花一枝,追忆随夏而去的快乐回忆……  迷迭香一枝,珍惜夏留下的所有存在……  罂粟花一枝,遗忘所有该遗忘的一切……  白延胡索一枝,转动命运之轮,重新开始……    Whether-day-or-night,are-only-a-phantom。  I-am-the-Phantom。 共 535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宋先生成功治疗前列腺痛的经历
昆明癫痫的研究院
得了癫痫的患者日常饮食需注意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