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银信息港 > 育儿

记者对话达州市工读学校学生大多家庭教育有

发布时间:2020-07-31 13:57:47

对话达州市工读学校学生:大多家庭教育有问题

每个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可以写成一本书;他们想念家人,渴望父母的疼爱与陪伴

大多数孩子的家庭教育有问题

达州市工读学校坐落于达城凤凰山半山腰,校园很安静,坐在靠窗的同学时而向外张望。近日,来到校园,采访了两名学生,小林(化名)和小宇(化名)。

达州市工读学校是普通教育的一种特殊形式,也是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一种不可缺少的教育形式。学校主要接收12周岁以上不满17周岁,具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或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所规定的九种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工读学校张校长告诉,全省共有7所工读学校,本校的学生多数是由当地公安、派出所送过来的。

我们这里没有寒暑假,每天均安排了10名老师值班。在这里,我们主要安排学生学习行为规范、传统文化教育、心理健康、法制教育等科目,并辅之以文化知识教育。张校长告诉。

李副校长告诉,我们发现送到工读学校的孩子大多数是家庭教育出现了问题,而家庭教育主要是沟通出现了问题,没有建立一种正确的沟通渠道。

受伤的小孩

小林,11月份满13岁,本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可是他10岁就没人管,终流浪到社会。瘦小的个子,胆怯、老实,半个多小时的采访,眼睛总是盯着桌子看,并时常把头埋到交叉的手臂里。

小林的母亲怀着他嫁给了巴中的一村民,生下他不久,其母亲离开了家,也离开了他,至今杳无音信。父亲长期在外面打工,对他不闻不问,他与爷爷婆婆生活在一起。爷爷带至10岁,四年级的时候,家中无力再管他了,他流浪到社会,过着乞讨的生活。尔后,在比他大的娃儿的威逼下,学会了偷。今年,他流浪到达城,在达城一吧里偷东西被抓,随后被送到工读学校。

这个孩子8月份送来时,全身都是伤疤,没有一处好皮肤,让人看了十分心痛。坐在一旁的小林班主任杨老师提起他眼眶湿润,这里的每个娃娃都有一个故事,他们的社会经历非常复杂,真实不杜撰,都可以写一本书了。

小林挽起袖子,发现他的左手臂疤痕累累,关节处有一个深深的痕迹,我遇到了几个18岁大的娃儿,他们逼着我去偷,我不干的话,他们就用电线打我,这就是用电线打的。小林回忆起这些伤,语气很轻,眼神里有掩饰不了的恐惧。杨老师说,这孩子头上都有伤,是他们用砖头打的。

你一个人在外面是怎么生活的呢?

我在街上要吃的,有时能多要点,大多数都是一天吃两顿。有的阿姨看我可怜,就给我送吃的,穿的。小林说。

你恨你的家人吗,特别是你妈妈从小就抛弃了你?

我不怪她,我想妈妈,想见她一面。小林的眼睛亮了起来,对妈妈充满了企盼。

你爸爸会来接你吗?

不晓得。家里只有爷爷管我,他对我好,他叫我一天不要去做坏事。但爷爷晕车,他来不了。小林埋头低声说道。

你目前的心愿是什么呢?

想见家人一面,特别是想见妈妈,我出去了要去找她。小林说得简单干脆。

你在这里已生活了两三个月了,感觉如何呢?

小林脸上溢出了难得的笑容,这里很好,不愁吃穿。

杨老师说,这里的孩子普遍是这样的,他们其实是非常渴望亲情的。小林刚送来时,一两天不吃不喝,真不知道他在外面遭了什么罪。

刚来时,我认不到大家,我怕有人下毒,以前在外面遇到大娃儿的时候,看到他们有时在饭里下药。小林道出了老师心中的疑惑。

小宇,14岁,2013年11月,因盗窃被送到工读学校。小宇是个十分腼腆的孩子,刚送来时十分羞涩,文文静静的。这是杨老师对他的评价。

小宇1岁的时候,其父母就外出打工,一年四季都难得回家一趟。在他的印象里,父母的模样很模糊,他心中也没有多少父母的概念。7岁多的时候,他跟着父母来到他们打工的地方,读了两年书后,又回家由爷爷奶奶带大。几年前,爷爷过世,他就一直和奶奶生活在一起。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家从农村搬到了县城,以前成绩一般,有次上了吧后,就总是想着上,成绩也下降了,我越来越厌烦读书,每天想的都是上吧。去年夏天,有一次我迟到了,老师叫我请家长到学校。我怕挨打,记得有次丢了,我告诉妈妈,妈妈认为我是在撒谎,把我打惨了。于是,我没告诉奶奶一声就离家出走了。开始包里有钱,我一天都在吧里。钱用完了,也很想回家,有次我悄悄跑回家门口,偷偷听家中的声音,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可是一想到如果回到家了,大人又要打我,我又打消了此念头。在社会上,我遇到了比我大的娃儿,他们约起去偷东西,我当时也不敢,身边有一个朋友军军(化名),他告诉我说没关系的,我们不直接去偷,只是望望风,没有风险,还有钱用。于是我就参与了。后面来到达州,参与了团伙盗窃,同伙被抓了,军军告发了我,就这样我被送到了工读学校。在工读学校已呆了1年时间,小宇性格大方了许多。

你现在悔的事是什么呢?

以前在家里,父母每次打就是数落我,我很反感,不想接他们的,与他们没有什么话可以讲的。现在我也很后悔,觉得自己不该逃学,不应该离家出走,也不应该与军军这类娃儿接触。小宇说。

你现在的心愿是什么呢?

我现在想的还是早日回家。小宇告诉。

家长应该多与孩子交流

杨老师是工读学校基础班的班主任,长期与这里的孩子们打交道,给她的感觉是,这里的孩子普遍性格内向,有强烈的自卑感,对自己完全否认,说不出自己的优点。因为他们从小到大就没有得到过表扬。还有就是生活习惯、行为规范、如何与人相处等都很少有人教他们。如孩子们碰撞到一起了,他们认为打架是的解决办法,来到我们这里,我们告诉他,其实可以采取互相避让,或是求助于大人帮助等也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他们才明白原来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多种,且简单易行,这是以前家人从没有对他们说过的。

这里的孩子的家庭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一个是留守孩子,一个是离异单亲家庭孩子。杨老师说,小宇是我们这里很普通的一名留守孩子,父母在外打工,把孩子交给老年人,他们一年回来一次,平时就一个,根本不能与孩子好好沟通。农村老人带孩子是有许多问题,他们没有多少文化,只是能照顾孩子的衣食住行,基本谈不上教育。

隔代教育永远不能替代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有个孩子父母离异后,由外公带大,外公还是高级知识分子,可溺爱孩子是老年人的通病,事事迁就孩子,生怕孩子吃亏,这个孩子上成瘾后,大人不拿钱,他就拿刀砍。他觉得大人就必须顺从他。杨老师对隔代教育颇为忧虑。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越来越追求物质生活,远离孩子,到外地打工挣钱,以为给孩子提供了好的学校,好的生活条件就是对孩子的负责,可是他们却往往忽略了孩子对亲情的渴求,忽视了孩子的家庭教育。杨老师建议,父母的爱永远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不管家长们有多累,有多苦,都不要随便把孩子交给老年人不闻不问。而应该多关心孩子们的心灵,多与孩子们交流沟通,要知道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

有的孩子通过在工读学校学习逐渐转化好了,我们与其家长联系,可部分家长不负,不管孩子,把孩子再次推向社会;还有个别孩子没有监护人,我们都不知道该把孩子送往何处,这些都导致孩子们反反复复数次被送到工读学校。对此,张校长十分担忧,孩子的教育不仅需要家庭担起,也需要学校、社会的共同努力才行。

文章出处:达州()转载请注明出处。


宝鸡白斑疯医院
张家界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肇庆看白癜风医院
蚌埠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酒泉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