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银信息港 > 军事

重生在70年代 百三十六章坐上火车去奉天(1)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3:24

重生在70年代 百三十六章坐上火车去奉天(1)

说了会闲话,苗丽和大姐又各自忙上了,张兴明也回办公室开始做农行的实验计划,其实也没啥,就是把后世的商业银行点建设服务理念啥的提前整出来而已,再加上点符合这个时代特点的东西就完活了。

主要是把保安及运钞这两件事弄进去

重生在70年代  百三十六章坐上火车去奉天(1)

,还要弄的很重要,这样以后自己的安保公司才能迅速站住脚不是。

首先分析了中国内地经济形势的变化及大势,结合了一大堆的中央各种政策,借用了伟人南巡的讲话,然后阐述了当前民间市场及商业的变化及前景,说明了银行商业化的必然性。

然后就说了一大堆如何趁此时间抢占民间资金市场,的获得民间经营者支持的方法和好处,到此笔锋一转,谈起了内外安保的必要性及好处。

张兴明从安保公司的建立,招聘,训练,场地,住宿,武器配置,日常费用,人工成本,运钞车的购置成本以及保养维护,作息时间,轮换等方面开始写起,着重强调了专业的重要性,接着就是一大堆带来的好处和社会影响。

是雇佣和自建的对比,那肯定是雇佣好啊,你想啊,这么复杂的事,这么大的成本,银行省了呀,再说了,如果是自建的,被抢了是银行自家的事,可是雇佣就不同了,像旧时的镖局一样,货丢了得赔啊,这就叫负成本率转移。

花了二个多小时的时间,洋洋洒洒几万字的银行商业化试点计划完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张兴明对自己的动笔能力表示满意,臭屁的喝了一口茶,随手点了一根烟,刚点着就被进来的大姐看到了,过来抢过去掐了,然后就是一顿教育,头上被捶了几个包包后老实认罪。

其实在那个时候,银行有很大的自主权的,那时候国内还没有VI系统的概念,各个市都是自己的一套,李行长这边完全就可以做主在杯溪弄张兴明这一套,但张兴明的目标不是杯溪,只是这边顺手而已。

他要拿的是省行的态度,要全省的合作,这样才够影响,才会被其他银行认同,才会把这种模式正常化,做大做强,要知道国内的政治气候,这东西一旦形成了规模,再改就费劲了,那就赚了。

打发一个人把计划书送给李行长,张兴明又没事了,想了想,还是去奉天吧,沈副书记家里好久没去了,应该去陪那老头唠唠,加深一下感情,再说了,如果老头开口,银行的事把握也大些不是。

(那时候银行等各个系统的垂直管理还是个概念,主要还是受各级省委领导,地市级对各个系统的辖区内分行也有领导权,只是人事方面要归省里,但有建议权,还是相当有影响的)

想到就做,张兴明就跑过去对苗丽和大姐说,自己要去奉天办事,这头没什么事的话直午就走,结果被大姐好一顿揉搓,什么没良心的没心没肺狼心狗肺全出来了,就差掉眼泪了,张兴明只好投降,同意在这住一晚上。

晚上和大姐在宿舍里挤了一夜,就是听大姐说话,这段时间大姐压力也挺大的,张兴明又不在,二姐二哥的熟人也都在外边忙,这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大姐就是孤着了,说了半宿才搂着张兴明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张兴明给李行长打了个,说自己先去奉天找找关系,让李行长到奉天后直接到和平宾馆找他,然后在许诺了一堆不平等条约后,才在大姐恋恋不舍的目光中离开商场,坐火车奔向奉天。

这时候杯溪到奉天是有大客车的,不过这个时代的大客车不是一般的遭罪,又冷又破又挤的,走的又是山路,开起来叮铃咣当哪都响,北风顺着玻璃缝嗖嗖的往车里灌,火车虽然慢点,但是比大客车少遭不少罪啊。

这年头的火车上是烧暖气的,每节车厢的顶头都是锅炉,乘务员除了验票就是烧锅炉,挺累的,身上脸上全是灰尘,和后世的乘务员那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的样子,不过车厢里那真叫暖和。

暖气在座椅下面贴着车厢的铁皮,热气透过罩子的眼升腾而上,赶上勤快的乘务员外衣都穿不住,于是汗味烟味煤烟味啥味的就满满一车厢(那时坐火车抽烟是普遍现像),吵嚷声把火车的哐当声都盖住了,张兴明坐在那听着看着,一种熟悉的亲切感就油然而起。

三个半小时,火车驶进奉天站,就是后世的奉天南站,不过二零零几年又叫回奉天站了,苏佳屯火车站改成了奉天南站。

这个时代的奉天站看上去还蛮大气雄壮的,绿色的弧顶庄严肃穆,巨大的车站广场上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高高的苏联坦克纪念碑笔直的插向蓝天,上面那辆坦克上仿佛还带着战场的硝火,在阳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

奉天作为国家六大区域中心城市之一,中国的鲁尔区,在那个时代就是一个超大型城市,辅射影响着辽东、急林、黑龙姜、内蒙谷、河杯等地,无论从工业还是商业莫不如此。

奉天是东北铁路的中心,公路的中心,从历史上到现代都是汇集之地,80年代常住人口就接近五百万,流动人口以百万计,旅游人口几十万。

再加上商业工业等方面来奉天联络的办事的,出门在奉天临时驻停的,那就是一个热闹,由其是和平沈和两个大区,每条大街上都是人潮涌动,翻腾不息。

随着火车站的人流涌出来,从广场左侧出来过马路,再向前走个百十米,就到了和平宾馆。

宾馆门口停着几辆吉普车,有二辆机器盖子还冒着热气,张兴明从吉普车空里穿过去,掀开门口的棉门帘走进宾馆大门,值班的几个人都认识了,小老板小老板的叫了几声,张兴明一边答话一边上了楼。

估计是因为二十四小时供热水的原因,宾馆里的暖气不是一般的足,一进楼热气扑面而来,上几步楼梯竟然有点热了,张兴明脱下大衣抱在手里慢腾腾的往上爬。

南京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南京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南京治疗宫颈炎方法
南京治疗宫颈炎费用
南京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