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银信息港 > 娱乐

都市修仙指南第126章你已经破产了

发布时间:2020-01-21 00:43:41

都市修仙指南 第126章 你已经破产了

接下来几天南发现,林姿雅的问题变得多了起来,而且几乎都是和修炼有关的,不管是不是三分钟热情,至少现在看来她是真的要好好修炼。

南也不以为意,随口指点。就像数学硕士生指点小学生的数学一样,没有任何难度。他的任何一句提点都是高屋建瓴,能让林姿雅苦苦思索很久。

南没去关注林姿雅的心理活动,如果真被他感应到了林姿雅的念头,恐怕会哭笑不得。

他对林姿宜如此特殊,的原因是由于林姿宜是他的“老乡”,而不是因为她对修炼的态度。当然这个也是加分项。林姿宜对剑的痴迷,确实有打动他,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利索地将上品灵石给她。宝剑赠烈士,红粉送佳人,将上品灵石给她修炼,绝不是浪费。

一个月之期渐渐临近。这天,祁玉珊再次来到酒店,面无表情地对南说:“你要我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南起身,“那就随我一起去见见他吧。”

祁玉珊行尸走肉一般跟在南身后。到了地下停车场,坐上祁玉珊开来的宝马X7,南突然问:“现在你有什么感受?”

祁玉珊眼中露出些微的迷惘:“没有任何感觉。”

“那就好。”

南剥夺了她对柳平安的所有爱意,暂时地剥夺了她所有的情绪、情感,让她彷如机器人一般只计算利益得失。

但他不会,也不可能控制她一辈子。等她摆脱了控制,该如何面对自己亲手摧毁了丈夫的一切这个事实?

南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

暂时他要考虑的,只有报仇,完成任务,拿到修炼资源,争取早日突破到金丹境。

这是活着还是死的命题。

他当然要选择活。

虽然这种做法也不符合他的心意,也稍稍违背他的原则,但也没触及到底线,所以捏着鼻子认了。

至于拿下田静眉、吃掉林家姐妹花那两个任务,确实触及到他的底线了,所以他不取之。

一路上静悄悄的,两人都没说话。祁玉珊是处于特殊的心理状态中,无话可说。南则是尽量回避,对祁玉珊多少些负疚感。

鸿鸣地产虽然发展得不错,但还没有自己的大厦,仍是在租的写字楼办公。

停好车后,祁玉珊面无表情地领着南乘电梯上楼,直闯总经理办公室。一路上遇见的员工都清楚她是总经理夫人,都点头或是大声问候,没人拦阻,只有几个人用好奇的目光看一眼南。

南视若无睹,紧跟在祁玉珊身后。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口,祁玉珊门也不敲,直接推开走进。

里边坐着一个身材偏瘦、一脸真诚阳光笑容的中年男子,穿着商务夹克打着紫色印花领带,他手上拿着份文件,指着正说些什么,旁边一个高挑、身材均匀,秘书打扮的女孩微微弯腰,不停点头。

中年男子抬起头来,露出一丝惊愕:“你怎么来了。”

又迷惑地看着南,瞳孔突然收缩,显然已经认了出来:“你……”

南点点头,微笑道:“是我,你没认错,平安叔。”

那还是很多很多年前,南读初中的时候,久远得像上辈子的事情了。那是柳平安经常到家来串门,南的父亲让他称呼这位有着真诚阳光笑容的中年——不,那时候是青年——为“平安叔叔”。

柳平安对身边的秘书点头示意:“你先出去。”

女秘书踩着猫步走出去后,在门口还向柳平安回眸笑了一下。

柳平安没有搭理她,见门关上,迫不及待地发问:“你怎么来了?你怎么和他一起?”

南用大拇指拨弄了一下下嘴唇,笑道:“平安叔,你这样不搭理我,让我挺尴尬的。”

“小南。”柳平安叹了口气,脸色有些难看,“很多年没见了。你长这么大了。”

“还好,没饿死,”南用胳膊肘撞了撞祁玉珊,“该你出场了。”

柳平安一挑眉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熟悉而又有陌生感的妻子。

“这是怎么回事?珊珊?”

祁玉珊冷漠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声音平稳得令人发指:“我来是告诉你,你已经破产了,柳平安。”

柳平安倒抽一口冷起:“这几天我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去详细查。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了?小南,你先出去一下行不行。”

“别把我当外人啊平安叔,”南保持着微笑,“这件事是我一手策划的,所以,如果有什么话,不如当着我的面说吧。”

“你,你,你……”柳平安眼珠子都快瞪爆了,怒视南一会儿后,又将目光对着自己的妻子,“快告诉我,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祁玉珊面无表情地说:“很简单,我在海外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然后让鸿鸣以合作开发地产的名义,将资金转了出去……”

柳平安脸色发白,那真诚阳光的笑容早就消失,手猛一拍桌,暴喝道:“这不可能!就算你能拿到我的章字,模仿我的签字,罗鹏那边……”

“罗鹏早就被我说服了,”祁玉珊不带丝毫感情地打断,“别想了,还有你表弟唐百岁,堂兄弟柳志阳,都已经站在我这边了,只有你蒙在鼓里。现在公司的资金已经全部转走,那家皮包公司马上会宣布破产,停止合作项目,那些钱全都会流入祁家控股的公司。”

柳平安颓然坐回椅子上,似乎呼吸困难而松了松领带,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颤动。“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了钱?祁家……我听说过,你们祁家根本不缺钱,不至于为了十来个亿做这种事。”

他的声音苦涩:“能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吗?”

“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祁玉珊冷淡地说,“我们家老祖发话,要尽一切力量配合南前辈。”

柳平安没去管“前辈”这个古怪的称呼,惨然看着南:“所以,你是来为你爸妈报仇的?要让我也尝到被背叛的滋味?只是我想不明白,你是怎么策动我老婆帮你来对付我的?”

北京德胜门医院地址
承德市第三医院怎么样
合肥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承德能治妇科的医院
肇庆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