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银信息港 > 金融

在访苏之际炸毁专列的密电被截获迅略

发布时间:2020-10-18 05:20:46
在访苏之际,“炸毁专列”的密电被截获,迅即展开生死较量……

计兆祥

出访的公布后不到两个小时,北平潜伏下来的电台,就向台湾当局拍发了密码电报,紧急报告了这个重要。这份密报被中国门的反特监听台及时从空中截获,并且准确地破译出其使人惊心动魄的内容,立即上报给中央。

当这份“绝密报告”送到的案头,阅后当即指点:“在我回国之前,这个。”

接到的亲笔命令后,副部长杨奇清马上召集和北京市有关人员,进行了研究和布置,要求大家全力以赴,如期完成任务。

对!查汇!曹纯之翻身起床。他匆匆敲开睡他隔壁房间里的侦察副科长成润之的房门,吩咐道:“快把同志们叫醒,马上布置任务,今晚立即行动,凡是北京能办兑汇的所有银行和邮局,统统进行秘密检查。”

但是,到晚上汇总情况时,在全市的所有国外收受人员名单中,竟没有查出一个可疑对象。这出乎意料的结果,犹如给曹纯之浇了1瓢冷水,他失望极了。

汇总情况后,他立即把情况报告了杨奇清。杨奇清认真听完汇报,立即指点曹纯之:“到天津去!狡猾的敌人怕被捉住尾巴,极可能把钱汇到天津。”

第二天,曹纯之独自乘坐早班车到天津。他立即找到了天津市2处处长阎铁。阎铁立即布置,果然很快查出问题。

天津市黑龙江路的一家银行可以兑汇,通过秘密查对汇单,发现香港九龙××道××号给北京新侨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计采楠小姐汇来了1500元港币,领款的印章是“北京新侨贸易总公司”另加1颗“计采楠”的私章,而且,还有一笔更大的2500元港币还没有取走。

曹纯之匆匆赶回北京,刚走进办公室,成润之就把转来的破译的敌人密电送到他的手上。电文的内容是:“嘉奖0409,由中尉台长升任中校台长。”

曹纯之双目在电文上扫过,高兴地说:“伙计,成功在望!在天津已找到潜伏特务的线索,现在又有了这个,这就充分说明,我们的分析是正确的。现在,我们要立即选派一名有活动能力的侦察员,携带一笔巨款,迅速打入新侨贸易总公司,其任务是及时发现和切实掌握计采楠及与她有密切关系的人。”

曹纯之和成润之相对思考了一会儿,成润之突然说:“论社会活动能力和社会经验,以及风度和气派,我看派冯铁雄适合。”

几天后,冯铁雄根据组织的安排,凭着自己在北京城里的各种社会关系,展开社会应酬活动,很快就成了新侨贸易总公司的大股东。

董事长司徒美良对冯的学识和口才、气度非常赞美,略加思索,便给了他交际秘书的头衔。

一天下班后,冯铁雄利用交际秘书的合法身份,查阅了全公司入股职员花名册和有关股东的资料卡片,果然找到“计采楠”和她的母亲计赵氏的入股户。

曹在输出不够纯之回到侦察队,马上找到冯铁雄进行研究分析。他们决定立即抓住新侨贸易总公司的大股东李超山和计采楠的暧昧关系,与计采楠直接周旋。

第二天,曹纯之身穿黑色绸缎长袍,头戴绛色大礼帽,与冯铁雄一起直奔李超山的住宅。他的伪装身份是:华北贸易货栈董事长。

在李府,他们意外地获知了计采楠的弟弟计旭的电话号码,和第二天上午10时这对兄妹要在北海漪澜堂聚餐的。

曹纯之仿佛预见到,至今还没有露面的计旭,是一个不同寻常的角色,必须盯住他。

一大早,杨奇清就把曹纯之召到了家里,告知他:苏玉涵已从老户籍簿上查到,去年6月,计采楠从西城区搬到虎坊桥,弟弟计旭,也迁到了南池子九道湾××号…

听到这里,曹纯之心里“格登”―下。南池子紧靠,解放后,我党政军的许多高层领导也都住在这一带,这可不能忽视!

杨奇清望了老曹一眼,继续说:“我们近得到可靠,正在拼命活动,抓紧访苏。为此,部里已命令侦察处处长李国祥、副处长苏玉涵亲身出马,全力投入侦破。你们的任务就是要迅速拔掉敌人的潜伏台,切断他们的空中联系!你必须立即查清计旭的真实面目!”

曹纯之立即决定由外线组的侦察人员分别扮作餐厅服务员、门票售票员,秘密埋伏在漪澜堂内外,对来这里聚餐的人员进行周密监视。他则和有关人员一起,搬出缉获的《军警宪特花名册》等案卷,伏案认真。好不容易在北平特警训练班一期毕业生名单中,查到一个叫计兆祥的学生。

在押间谍林志宝、马会川是计兆祥的同学。经他们确认,计兆祥即是计旭。

狐狸尾巴终究露出来了,但是,要捉住狐狸,工作仍然相当艰苦。

1950年6月2日北平潜伏台台长计兆祥被处决

12月6日中午,1辆列车徐徐驶出北京车站,这就是访苏乘坐的专列。车上悬挂着的国徽。

杨奇清和长滕代远、长冯经同等车护卫。每到一站,他们都要下去检查一次,及时与前方的同志获得联系,以保证的安全。

出国时,一路平安,没有产生任何问题,但是,在回国途中,敌人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呢?现在,摆在侦察人员眼前的关键问题是,能不能准确无误地抓住敌台,这是成功的根本。

这天清晨一点多钟,那个和计兆祥住同院的旧警察,匆匆赶到指挥部报告:“计兆祥正在发报!”

下午两点,李国祥慎重地签发了侦破命令:

“关于侦破保安局北京潜伏台一案的命令:只捕计兆祥1人。”

1950年2月18日,成润之、曹纯之率人赶到现场,曹纯之在计兆祥屋里看了1遍,蓦然,他发现天花板上的那幅《牡丹图》大声命令:“把电台取下来!”

侦察组长辛立荣闻声而动,立即拉来一张桌子,将一条板凳架在桌子上,一脚跨上,推开《牡丹图》露出一个黑咕隆咚的大窟窿,里面什么也看不见。辛立荣取出手枪,纵身一跃,跳进了天花板里面,侦察员也紧跟其后,爬了进去。

一会儿,辛立荣从天花板上面取出1台美制SST-1-E型25瓦电台,1支美制手枪,1本写在《古文观止》上的密码本等罪证。

特务头子毛人凤并没有完全死心,他还把一线希望寄托在“东北技术纵队”的行动上。

这天傍晚7时左右,一架没有任何国籍标志的飞机,在悄悄地沿着东海岸飞行。它嗡嗡地穿过鸭绿江,又飞过吉林的大片田野山峦。当飞到离哈尔滨不远的一处山林上空时,低低地来回盘旋了好几个圈,它明显是在寻觅联系信号或选择的适合地点。

过了好一会儿,飞机上抛出两个,徐徐下降,逐渐放大,转眼之间,便降落到了地面。

成润之带着哈尔滨的几名侦察人员,早就等候在这里的山林当中。

“不许动!举起手来!”当两个刚落到地面,成润之和侦察员们立即高喊着从四面包围而上。

经过,这两个间谍一个叫张大平,一个叫于冠群,都是毛人凤手下的心腹小头目。依照事前拟定的计划,他们将于第二天上午8点到哈尔滨的松花江饭店,与东北技术纵队接头。针对此情况,中国公安人员拟定了一个冒名顶替诱捕案犯的行动方案。

翌日清晨,在摆设显得格外奢华的210号套房里,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来回踱步。

一会儿,房门轻轻响了两下。

“谁?”他很是威严地问。

“我,205来了。”声音不大,却透出警觉。

“进来!”随即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三个人。领头的那男子指着房东介绍道:“这位是派来的张大平先生,毛人凤局长的臂膀,刚来的。”他接着向介绍:“这位是东北技术纵队司令马耐先生,代号‘205’”

“噢,请坐。”欠了一下身子。

众人入坐后,郑重其事地向马耐宣布:“我奉毛人凤局长的命令宣布,所有参加行动人员,除照功行赏之外,一概提升。”随后,他眼望马耐笑道:“马司令,谈一谈行动准备情况吧。”

马耐马上用恭敬的口气报告:“根据北京潜伏台指导,的专列明天晚上8点钟到达哈尔滨。我们已安排在满洲里、哈尔滨和长春前后举行三次行动,作战计划分3路:一路正面进攻,打快速歼灭战;一路从背后堵击,截住他们的退路;另一路用以迎击援军。事成以后立即撤往长白山区,建立武装游击根据地。只等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就可迎接到来!”马耐口若悬河,得意洋洋,越说越神气。

“有响货吗?”一边吸烟,一边随口问。

“固然有啦!”马耐兴奋地说,“是香港送来的黄色烈性炸药,明天我就派人去哈尔滨市郊铁路上埋炸药;到时炸药1响,的专列就被炸得一塌糊涂!叫他们签订的甚么中苏友好条约,建立的什么反帝同盟,统统地见鬼去吧!”马耐嘿嘿1笑,恍如他已稳操胜券。

“这次行动计划还有哪些人知道?都可靠吗?”又问。

马耐得意地笑了笑,打开公文包,取出东北技术纵队的名册递给了:“这是组织联系图副本,总计170人。”

拿在手里,随意翻了一下,装入公文包。

谈话已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轻轻地咳了1声。

等在门外的中年男子随即推门而入,把一张纸递给马耐,幽默地说:“马司令,辛苦了!你不是要委任状吗?我现在就发给你。”

马耐喜出望外,连忙起身伸出双手接过,睁眼一看,竟是一张逮捕证。他吓得张口结舌,魂飞魄散!

笑了,笑得很惬意,他举手摘下墨镜,一把拉掉小胡子,原来是成润之。

至此,美蒋间谍狼狈为奸,苦心策划,妄图炸掉专列的诡计彻底幻灭,所有间谍被一扫而光。三天以后,主席顺利回到了北京。

摘自《百年年龄:从晚清到新中国家国轶事》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曹纯

曹纯(170年-210年),字子和,沛国谯(今安徽亳州)人。东汉末年曹操麾下武将,曹仁之弟。曹纯是曹操部下精锐部队“虎豹骑”的统领者之一,因在平定北方的战役中颇有功绩,被加封为高陵亭侯。死后谥曰威侯。曹纯擅战,甚得人心,为人重纲纪,不失理智,好学问,敬爱学士,闻名天下。

三岁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安络化纤丸和复方鳖甲软肝片成分有什么区别
赤白带下用碧凯保妇康栓怎么样
小孩吃了不消化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