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银信息港 > 旅游

特殊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9:32
摘要:清明节的这个特殊节日,剧中人通过祭祖的经历,受到深刻的教育,幡然悔悟,一改常态,作出了重要的决定。此文构思独特,情感真切动人。 1钱朋家里 内 日
客厅,大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着韩国剧。一只宠物犬懒洋洋躺在沙发上。钱丹一边拖地一边在唠叨着。
忽然,门让人推开了,进来的是钱朋的儿子钱航。
钱航:丹丹!哥哥想死你了。哎!怎么不吱声啊?爸呢?妈妈呢?你说话啊!
钱丹:哼!他们还能出国了不成?
钱航:那说不定,爸妈现在有钱了,想出国不难。他们去酒店了?我给爸拨个电话。
钱航掏出手机,跟钱朋打电话。电话里传来钱朋的声音:哦!我的航航回来了,我马上就回来,我马上就来了。

2钱朋家大门口 外
一辆红色别克嘎的一声停了下来,钱朋急急忙忙从车里钻了出来。司机小华关了车门。
钱朋:(出来就叫着)航航!老爸回来了,你还不出来迎接?这孩子,回来了就知道去玩电脑,不像话!喂!(对司机)把车子擦干净,我马上要陪李局长去钓鱼呢。
钱朋拍了几下身上的衣服,这是他养成的习惯,接着稍微整理了衣领和领带,然后推门进了客厅。

客厅 内
钱朋:哎呀!今天不知是怎么搞的,马路让车子给堵死了,半里路,让我跑了半个小时。航航,你又放假了?
钱航:(不高兴的样子)不放假就不能回来?
钱朋:哎!这孩子,看你说的什么话?当然能回来。这是你的家嘛。
钱航:我妈妈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钱朋:我回来了还不行吗?你妈哪有时间?她忙得不可开交啊。
钱航:今天不同,她再忙也得回来。
钱朋:(望着儿子,惊讶的表情)今天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钱航:外面那样堵车,你还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钱朋:我真没弄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反正不是五一。
钱航:你就知道五一。五一生意好,对不对?
钱朋:这孩子,看你说的什么话?五一的生意当然好,生意好,你不愿意?
钱航:我的老爸啊,看这钱把你都给搞糊涂了。你眼里、心中就只有钱了。今天是清明节,你都想不起来了?这,这这这……哎哟!我怎么说你啊?
钱朋:清明节怎么了?每年都有个清明节,又不是今年才有。(说着,拿出烟来点燃。)
钱航:是啊,清明节年年都有,但一年只有一次。你快打电话我妈妈,我们一起回老家去扫墓吧。
钱朋:她哪有时间?今天客人订了的,三十八桌呢。订好了的,我们怎么能违约呢?
钱航:时间还早,你先打电话给客户,把它退掉吧。赚钱的机会很多,可清明节一年只有一天。
钱朋:那怎么行!你不懂,我这是花了大本钱的,光送礼就掏出去了两千多块。对了,明天的那位,我还得赶快陪他去钓鱼呢。不然,明天二十多桌的酒席怕是要泡汤了。你在家里玩电脑吧,我得去陪人家钓鱼了。
钱航:不行不行,你哪里都不要去。为了钱,你不要我们的老祖宗了?老祖宗都可以不要,你要那钱干吗?
钱朋:我也是为了你嘛。老爸不拼命挣钱,你怎么去上大学,你将来拿什么去娶媳妇?
钱航:不是让你这样去挣钱,也不是只有今天才能挣钱。你不要老祖宗,我也不要这个家了。(收拾东西,打算出去)你去吧,我也走了,以后再也不愿回来了。
(钱丹慌忙上来阻止。钱航坚持着要回学校。钱朋显得很着急。)
钱丹:哥!让爸去忙他的吧,我跟你一起回老家去扫墓。
钱航:你是你,我是我,他们是他们。有一个人不回去祭祖宗,我以后就不回这个家了。
(钱朋犹豫不决。外面的司机在催着,按了几次喇叭)
钱朋:(指了一下钱丹)去,叫司机不要催了。
钱航拿着行李,准备开门出去。
钱朋:慢!你等一会,我先给你妈妈打个电话。

4钱朋家的酒店 内 日
凤鸣正在和几个年轻的女职工洗菜。(电话忽然响了)凤鸣忙起身揩了手,摸出手机接听电话。
凤鸣:人家定了的,你让我怎么跟人家说呢?这真是麻烦事啊。菜也是按照他们的需要买的,退了,这菜怕要全部让浪费的,好几千块啊!我真舍不得。好好好,我马上回来,我来给他解释清楚,客人这边暂时不要退,等会再说吧。(凤鸣放好手机,一边忙招呼司机)

5街道上 外
五颜六色的小车、摩托车把街道塞得水泄不通。大小喇叭声此起彼伏。街道两旁齐刷刷的摆着鲜艳的用于扫墓的各色塑料花。小商贩在想方设法地叫卖着。
凤鸣坐在银灰色的奥迪内,焦急地搓手顿脚。
凤鸣:真急死我了。(对司机说)绕道吧,不然半天也回不了家的。今天好像是什么节吧,这些人啊,就喜欢赶热闹,真是的!平时买东西有这样积极、勇敢就好了。

6钱朋家里 内 日
钱朋在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客厅里烟雾弥漫。钱航歪斜地坐在沙发上,手里仍然提着行李。凤鸣进门后,首先就是一通埋怨。接着,她想说服她儿子。
凤鸣:你这孩子,平时一向听话的,今天为何不讲道理了?我们已经买好了几千块钱的菜,要是退了,那可要少赚一万多块啊!你读书的人,不知道现在挣钱是多么的艰难。需要钱的时候,你一条短信,你老爸就忙着去银行。我们不拼命挣钱,他拿什么去银行啊?
钱朋欲言又止,继续抽烟,时不时让烟呛得咳嗽。
钱航:我怎么不知道挣钱难呢?可是,我们都只认得几张钱了,我却认不得我的爷爷、奶奶了。你们只要钱,还要不要你的父母亲啊?(问钱丹)丹丹,你要不要啊?
钱丹低下头,没有吱声。
钱航:十多年了,我没有见到我的爷爷、奶奶了。你们说我们生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呢?等把钱挣够了,我的爷爷、奶奶还活在这人世间吗?
钱朋:莫说了!凤鸣,快!快打电话退掉!丹丹,把你妈的衣服准备好,我们回家!

7公路上 外 日
黑压压的小车仿佛要把马路挤爆。(镜头扫着两旁卖祭祀用的花卉)行人匆匆地赶路,一个个争分夺秒的。
钱朋家两辆小车从小巷内缓缓地驶入马路。司机小心翼翼地驾驶着。
钱朋:(多次)在哪里停下来,我们家可要多多买点花,千万不要比别人差了。
凤鸣:那是肯定的,鸣凤大酒店怎么能弱过别人!统统买的,买贵的。司机,你觉得哪里的,就在那里停下来。
(后面的那辆车,钱航正在与钱丹说着话)
钱丹:哥,还是你厉害,换了我说,爸妈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他们一天到晚,除了钱还是钱。哈哈!我们家真没姓错,别的都不信,仅仅信钱。
钱航:市场经济,什么东西都明码标价了,他们也是没办法啊。
钱丹:都说亲情日益淡薄了,人家口头上都抱怨着我们这一代人。可我们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那支歌“常回家看看”,我平时很喜欢听,但我觉得做到的人并不多。他们回家就只知道问父母亲要钱,就是回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钱航:(指了一下前面)哎,爸爸的那辆车怎么停了?
钱丹:那还用问,肯定是要买花呗。
钱航:哎呀!我说像爸妈这样的人,每天只知道挣钱和花钱。去扫墓,他买什么花呢?那起什么作用啊?浪费了物资,还会污染了环境。
钱丹:让他们花销点儿呗。十多年没有回老家了,他们空着手像什么样子?我看他们怎么向他的父母亲交代?
钱航:是该让他的父母亲好好教育教育他们。
(钱朋非常慷慨大方地买了一大堆塑料花、冥币、黄纸、香,还有很多烟花和鞭炮。他还吩咐凤鸣跑到不远处的小市场去买来了鱼、肉、鸡鸭和一些反季节蔬菜。把小车的后备箱给塞得满满的。凤鸣虽然磨磨蹭蹭的不想去,但唠叨了几句后还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了。)
钱朋:(一脸得意的神态)司机!出发!

8公路上 外
拥堵不堪的路上,小车只能慢慢地前行。钱朋显得十分焦躁。他一直在抽烟。花了一大笔钱,他想尽快回到家乡去让乡亲们夸赞一番。像其他小车一样,虽说行驶得非常缓慢,但同样表现出神气十足。在外打拼了这么多年,能驾驶着“”的小车还乡,他们都觉得万分荣耀。喇叭也按得特别的响亮,车子也洗得锃亮发光,他们都一个个的风风光光回故乡。哪里是去扫墓?分明是为了去显示显示富贵,摆一摆排场。
凤鸣拿着小镜子左右上下一遍又一遍地照来照去,仍然不放心,让钱朋给她作参考。她并且反复对钱朋指点着。
钱朋:(催着司机)快点!你快点嘛!
城市好不容易让抛在脑后,公路已变得越来越窄了。小山换成大山,路上的车辆逐渐稀少了。
钱朋:(高兴了起来)好了好了,终于能让我透口气了。哎呀!这乡下还真比城里好。等我把钱赚够了,我就立即回到乡下来过日子。
司机:(微笑着)老板,你说的是真心话?
凤鸣:莫听他瞎说八道!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做梦都想钻进城里去,他哪会舍得出来呢?
钱朋:你错了,我确实喜欢家乡呢。只是因为它太穷了,可说是它把我赶出来的。

9乡村小路上 外
两辆小车在崎岖不平的路上颠簸着。小路的两旁一棵树也没有。金黄色的油菜花迎面而来。鲜红的杜鹃花漫山遍野地盛开着。小鸟儿不时从车窗旁飞过。
钱航:哇!这是我们的老家吗?好漂亮啊!妈妈那车怎么还不停下来呢?哎呀!到底还有多远啊?
钱丹:可能快了吧。已经跑了这半天了,也应该到达了。
司机:(笑着)嗬!你们都二十多岁了,连自己的家乡在哪里都不清楚,你们的爸爸真的一心一意在挣钱了。幸亏离家乡只有几十公里远,假如再远点,怕是需要问路了。
钱航没有答话,钱丹紧盯住前面她父亲坐的那辆车子。
钱朋:(兴奋)绕过前面那座山头就到了!哎哟!我的屁股都坐痛了。(对司机)哎,你开了这么多年车了,跑过这样的路吗?坑坑洼洼的,这是什么路啊?
司机:(陪着笑脸)钱老板,你家那么多钱,多少拿点出来,这路不就好走了吗?
凤鸣:(抢着说)我家那钱可是我没日没夜辛辛苦苦一分一分挣来的,把它扔到这穷地方,我吃多了不消化?
司机:哎,老板娘,话可不能这么说。这条路嘛,你们卖不了,以后每年都要走的。这也是为了你们自己嘛。
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向深山里延伸。一座小山村终于来到了眼前。小车停了下来。
钱朋:(从车内钻了出来,一双黑皮鞋首先伸出车门外)(几只恶狗随即狂叫着扑了过来)嘿!欺生呢!航航,丹丹,你们别忙着出来,小心这些狗,让它们咬一口那就惨了。不要慌,我去把你们的堂哥叫来。
钱朋把西服脱下来搭在肩膀上,朝村子里走去。凤鸣仍旧坐在车子内不敢下来。

10钱家信的家门口 外
钱朋的母亲顾会贞坐在门口晒太阳。她虽然七十多岁了,但眼睛还很好。一眼就认出了她的儿子钱朋,并且连忙站起身来,不过,很明显,她的腿脚不怎么灵活,双手也明显颤抖着。
顾会贞:(十分激动)哎哟!是小朋啊?你……你……你……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钱朋:(慌忙跑上去,扶着他母亲)娘!是小朋!我是小朋!我爸呢?
顾会贞:唉!小朋,你还知道有个爸啊?他天天在家里念叨着你们,念叨十几年了。路又那么远,我跟你爸又出不去这一座座大山……(话未说完,泪已流了许多)
狗一个劲地朝着钱朋嚎叫着。他母亲吆喝了一声,那些狗便乖乖地躲到柴垛下去了。
钱航这时已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来到他奶奶身边。
顾会贞:(呜咽起来,一边指着钱航问钱朋)这是我孙子吗?
钱航:(迎上去搀扶着颤抖的老奶奶)您就是我的奶奶吗?奶奶!奶奶!您的手怎么了?
顾会贞:(止住呜咽,略露微笑)人老了,不要紧的。我的孙子啊,是你,真是你。哈!你回来了你回来了!还有你妹妹呢?我要看看我的孙女儿!她人呢?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钱航:(连忙回答)奶奶!我妹妹也回来了。(朝车子那边)丹丹,你快来呀!有我们的奶奶在,你怕什么狗啊?
顾会贞:哦!不要紧的不要紧的,它只会叫着不会咬人的。哎,小朋,你还站着做么事?快去把你爸叫回来。唉!跟每年一样,他刚才在村口望你们半天,以为你们又不会回来了,才去了菜园了。其余的?你是说其余的?哪里还有人在家里?都到镇里做临时工去了。都很忙啊,他们到夜晚才能回来。
钱朋把西服递给了上来正与她婆婆说话的凤鸣,往村后走去。
很快,钱朋就同他父亲从村后的菜园返回。钱家信左肩扛着铁锄,右肩挑着担子,红光满面的走在前面,一路笑声洒在身后。
钱家信:(来不及放下肩上的东西)屋里坐屋里坐!(指着钱航)哦!我的孙子!有我高了。(指着钱丹)你一定就是丹丹!我的孙女儿,你在工厂里干活累不累啊?哈哈哈哈!家里没有城市好吧?进去进去!外面脏乎乎的,进去歇会儿。(钱航忙跑上去帮他爷爷放下担子)(对钱航说)听说你上大学了,心里怪你爷爷吧?唉!人上了年纪,出不了这大山了,实在没办法啊。

11家里 内
他们先后进了房子里。钱家信进去的,他随便洗了下手,便去寻茶水喝。

共 9 0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部情感短剧,说的是钱朋一家家乡祭祖的故事。从钱航的父母忘记清明节日开始,展开了两代人之间思想冲突,随着情节的展开,场景的变化,钱朋父母的加入使主题进一步深化。父亲钱家信的大段对白,声情并茂,入情入理,为钱朋的终转变,效力家乡提供了依据。“孩子啊!你让你老爸受到了很好的教育,爸爸打心眼里感谢你。你现在认真读书吧。我马上就退掉那家酒店,回到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家乡来,重新把它彻底建设好。你老爸就在这里等你毕业回来了。”这也许就是该剧创作的终意图,从纷杂的都市回归故土的一种渴望。 【编辑:一叶小舟】
1 楼 文友: 201 -02-01 14:11:40 钱多了没什么不好,但是却不能忘记自己的根,应该想着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因为不管自己多么的发达,多么的富有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从那个地方走出来的,有许多人曾经做出了牺牲,我们也应该尽一己之力,回报家乡父老。 我只是一叶小舟,随风飘荡......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2-02 11:16:45 有一点问题,我不能不说说。这个网站网页上的作品怎么可以复制呢?这点必须解决,不然,我都不敢发新文章了。请朋友跟网站反映一下吧。能够复制,别人很容易抄袭。
2 楼 文友: 201 -02-02 20:1 :44 多谢作者提醒,近网站在搞作品集整理,待我马上反映一下吧。期待更多好作品哦。
 楼 文友: 201 -02-02 20:25:1 晋忻李 20:18: 5
文友:邵其国 201 -02-02 11:16:45有一点问题,我不能不说说。这个网站网页上的作品怎么可以复制呢?这点必须解决,不然,我都不敢发新文章了。请朋友跟网站反映一下吧。能够复制,别人很容易抄袭。 2 楼 文友:晋忻李 201 -02-02 08:1 :44多谢作者提醒,近网站在搞作品集整理,待我马上反映一下吧。期待更多好作品哦。---------------这个建议的确不错,请领导们考虑并及时地解释或改变一下才好。拜托啦。
晋忻李 20:19:4
请领导辛苦一番,及时解决才好。谢谢。
好人一个 20:20:59
这是为了制作电子书方便作者的临时措施
晋忻李 20:21:40
我知道,但人家不放心啊
好人一个 20:21:55
很快就取消
晋忻李 20:22:12
哦,那就好
我告诉他吧------------很快就取消,这是刚才古总说的。谢谢。
4 楼 文友: 2017-02-04 15:12:51 点燃的是鞭炮;走过的是岁月;留下的是故事;带来的是希望;盼望的是美好;虽然春节已过,送到的依然是祝福:祝您及家人春节平安、幸福、健康和快乐!拜读您的佳作,祝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9个月宝宝大便干燥硬球
腹泻用远大医药立可安效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