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银信息港 > 游戏

杨柳奇潭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16:15

冀东的龙潭不是潭,是深宽的一段浭水。一般来说,潭都是位于低洼处,它却借了山势,俯瞰龙湾下游十八个村庄和浭阳县城。高高在上的龙潭,水面耸立一石,远观似扇巨门,人称龙门。此石下部有一洞,据说是海眼,直通东海,东海龙王经此来到龙潭。海眼的壁上有一圈颇似篆刻的花纹,传说是句咒语:“龙潭冒泡地动山摇”。传说不足为信,近代有人考证,海眼不过是石遭雷击,被球形闪电炸出的窟窿,根本就不是通道。洞壁上的花纹亦不是篆刻,是风雨蚀出的纹理。但是,考证者无法解释此潭其他异象。世间很多神秘玄奇的现象,就像寺庙里的神像,揭去金粉,不过是黄土泥胎,令人顿失畏惧之心。但是,科学不能解释的,人们很容易归于神怪,使得迷信大行其道。龙潭庄相信潭底住着东海龙王的村民不在少数。  龙潭庄在潭的东南,民国时,就已是三百多户人家的大村落。村由潭得名,村里许多习俗也与潭相关,奇怪的是女不到潭洗衣男不下潭撒网。    事出都是有因的。龙潭水质清澈柔滑,冬暖夏凉,特别适合洗衣。村妇不敢下潭洗衣是怕被鳖精迷魂。而在龙潭撒网,不管是在何处,撒向那个方向,都会飞向海眼。  科学证明不是通道的海眼却能呼吸吐纳,是龙潭波浪暗流的源头,是村民祸福的根本。在村民眼里,龙潭是有生命的,像一头能吃人的怪兽,心平气和时,水面平稳如镜,水下暗流微漾。怪兽发怒,则怒波狂澜浊浪滔天。除兴风作浪,海眼还在冬天呼热汽,夏季吐薄冰,造成潭水温度反季。  龙潭像喜怒无常的怪兽,也像填不满的无底洞、流不干的水泉。暴雨成灾时,浭河发水,沿途常有村庄被淹,龙潭庄却总是安然无恙。龙潭以吸纳百川之势,将上游涌来的滚滚洪流吞尽。但是即使是干旱之年,一旦海眼发生剧烈喷涌,龙潭水也会海啸般破堤而出,狂泻千里,几个时辰就淹没十八庄和浭阳县城。  龙潭,在平静的时候也常常溺死人,因之,又被称作“吃人潭”。伴君如伴虎,伴龙潭比伴虎更让人提心吊胆。然而,岁岁年年,一代又一代,龙潭庄无人搬迁。  龙潭,带给村民灾难,也给人以丰厚馈赠。它有两样特产——夏冰和龙鱼。在没有电动制冷的时代,能在盛夏里吐冰的海眼简直就是摇钱树。龙鱼,因其味美和稀有,则与燕窝熊掌鱼翅并列为餐桌四宝。这种鱼颀长肥硕,金鳞金翅。小的,也比寻常鲤鱼大一倍,大的三四尺长,百十斤重。除了鲜美的鱼肉,鱼头鱼鳞鱼翅,也都是珍馐佳肴。鱼刺鱼骨,则可泡酒配药。  浭阳有句名言:“舍命吃龙鱼。”其实这话改成“舍命捕龙鱼”更贴切。既然龙潭不能撒网,捕龙鱼就只能用叉。叉鱼一般都是人站岸上,待鱼游近,看准目标,略微再向下二三尺,稳准狠的抛叉。龙鱼个头大,极少游到浅水区,远距离叉鱼,命中率很低,想有收获,须下潭站到水中。漩涡串串暗流汹涌的龙潭,下水叉鱼是一场攸关生死的豪赌。  其实,被吹嘘成能延年益寿的龙鱼,前身就是普通的鲤鱼。每年,清明一过,鲤鱼跃过龙门到潭上游的龙湾,徜徉数日,鳞翅就转为金黄,再回龙潭,个头迅猛增大,游弋于清澈碧透的潭水中,金光闪闪,威武尊贵,俨然把守龙宫的侍卫。说来也怪,浭水河里鱼类繁多,但其他的鱼一入龙潭,便肚皮朝天,不等成龙,先见阎王。即使是鲤鱼,能跃过龙门的,也都是鱼中翘楚。    “鲤鱼跃龙门”是浭阳一大盛事。一到清明,成群的鲤鱼就从下游涌到龙潭,在龙门前奋力腾跃,形成一条银链舞在空中,又好像河水凌空翻飞,招引得十里八庄的人都来观景,像赶庙会一般。  李大嘴总是不失时机的在人群中兜售药酒。按大嘴的说法,龙鱼骨酒,比虎骨酒要灵验十倍,不仅壮筋骨、强腰肾、祛风寒、还能乌发固齿,延年益寿甚至起死回生。也许真的龙鱼骨确有这些功效,但大嘴的鱼骨酒肯定没有,这点,乡亲们都心知肚明。所以,他的药酒只卖外村人。  奇山异水出奇人,李大嘴也算得上龙潭庄一奇,虽然胸无点墨却能口若悬河,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甚至能与龙王对话,古今多少事,都能讲得头头是道。大嘴不是本名是因满嘴跑火车落下的绰号。尽管人人皆知他的话不靠谱,大家还是爱听。大嘴唠闲嗑聊家常,也跟说书似的抖包袱卖关子插科打诨。马家小杂货铺,俨然是他的书场,每天晚上,边抽旱烟边白话,总是讲得天花乱坠。晚饭后不用再操劳的老少爷们都喜欢聚到小铺,把大嘴的牛皮故事当“书”听,大嘴讲到兴头,还能哼两句二黄,唱几句小曲,也确实是像说书。乡村没什么娱乐,不要钱的消遣,哪能不趋之若鹜?大嘴做这不赚钱的营生,也自有他的道理,听众艳羡的目光,仰慕的神情,就是报酬。可是,在小铺“书场”里如鱼得水的大嘴,近,有点不爽。这小小的不快,是河沿张家老三傻柱子造成。    傻柱子并非有意跟大嘴作对,他才八岁,即使不傻,也还没到会拆台使绊子的年龄。这孩子虽然傻到不识数,却爱听故事,爱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发现小铺这个“书场”后,就成了大嘴忠实的听众。然而,这个忠实听众却认死理钻牛角尖一条道跑到黑。  爱较真儿的人,是牛皮大王的死敌。傻柱子自然成了李大嘴的克星。  “城北寨一个挺俊的小媳妇,头几天到河沿儿洗衣裳,洗着洗着,河当央突然钻出一个锅盖,仔细一看,是个大王八,吓得她妈呀一声,拔腿就往家跑。就这么着,也还是被迷住了,到家就口吐白沫,胡言乱语,楞说公公偷看她洗澡。家人请了多少个先生大夫都治不好。”  浭阳人管中医叫先生,西医叫大夫。但中医西医都治不了邪病,邪病指的是冲撞鬼神迷失心智之类。  “实在没招了,她婆婆就来求我。我一听,就知道是被龙潭的鳖精给迷住了。我跟她家打了保票,不出三天包你痊愈。然后摇着撸到了龙潭,跪船头冲龙门磕仨响头,不一会儿,一个白胡子老头就浮出水面,我把事一说,你猜咋着?”  大家都知道“咋着”,但没人接茬,耐心等他继续。  大嘴用力咳嗽两声,一口黄痰在空中划出条弧线:“龙王一听就火了,混账东西!才五百年的道行,就敢到人间作祟。等我回去收拾它。我赶忙说,谢谢您老人家。老头儿眨眼不见,过一会儿,水面飘上一层乌血,一个身首两处的大鳖就浮上来。我把鳖血掺了龙鱼骨酒,给那小媳妇灌进去,登时就醒过来,起身下地烧火做饭好人一样了。”  听众啧啧称赞,大嘴使劲吸一口旱烟袋,仰起脸慢悠悠吐出,翻着眼看烟圈在屋子里扩散。    “瞎掰。”扯冷子响起一声吼,吓人一跳。不用看就知道,是挤在人群中的傻柱。这孩子从相貌上看不出傻,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清澈透亮如龙潭碧水,给人聪明伶俐的感觉,可一开口就露馅,哪壶不开提哪壶,根本不管对方是否难堪,十足的傻瓜。  柱子妈王振芝也总是用“傻”为儿子说话不当辩解,时间一长,三柱就被叫成傻柱。  “我咋瞎掰了?瞎掰啥了?你有能耐也瞎掰一个。”李大嘴很恼火。  大嘴有理由恼火,听故事,就是听个热闹,即使人家讲得驴唇对不上马嘴,也不能当面指出,不能让人下不来台,这就是人情世故。傻柱子显然他不知道脸面对人的重要性。  “又不是夏天,谁跑河沿儿洗衣裳?”傻子竟然一下就戳中故事的关键漏洞。  换了别人,肯定会慌乱,李大嘴却面不改色,马上改口:“是我讲错了,柱子说的对,大冷天谁会跑河沿儿洗衣裳,就是打河沿路过。”  柱子眨巴眨巴眼,不响了。  哼,心眼没长全就出世的二傻子,还想让老子难堪,做梦!大嘴心中暗骂。    柱子是早产儿,的确是心眼没长全就出世。早产是因为他娘王振芝受了惊吓,吓到她的,是显大人家的凶鹅。显大人是龙潭庄的村长,全名栾英显,祖上靠贩烟土发了家,先有钱,后有权。栾家几代世袭龙潭庄村首,家族的势力一代比一代大,到显大人这辈,一跺脚,地都乱颤。庄里的规矩,显大人出行,所经之处,路人要垂首肃立,接驾一般。村民有事求见大人,要连呼三声“显大人安康”,然后方可说来意,坏了规矩,办不成事不说,还会遭到拳打脚踢。  俗话说,树大招风,栾家名声在外,所以格外小心。为防盗匪,不仅购置枪炮,还豢养猛禽凶犬。栾家的鹅,高头肥体,凶狠蛮横,所到之处,鸡飞鸭跳,羊奔猪跑。这几只鹅经常群体出游,纵横阡陌,路遇幼儿就扬起脖子张着翅膀死命的追,追上一口叨住小屁股使劲拧,连皮带肉的往下撕。村里孩子见鹅如见鬼。禽兽这东西,人越怕它,它就越猖狂,凶鹅拧了孩子未遭处罚,气焰愈发嚣张,连成年人也敢欺负了。  出事那天,王振芝是去邻居家剪鞋样,想给即将出生的婴儿做双虎头鞋。她扭着一双小脚,挺着沉重的肚子,刚出门口,就与栾家的鹅群狭路相逢。见来者不善,王振芝想疾跑逃开,可三寸金莲,加上六个多月的身孕,没几步就被团团围住,叨住衣襟裤脚掀翻在地。自卫的本能,让惊恐万分的孕妇抽出怀里绣花剪,闭了眼左捅右扎拼命乱挥。霎时,血光迸溅白羽纷飞。  赶走凶鹅,王振芝定下神,正要起身,却感腹中剧痛,六个多月的柱子来到人间。    柱子行三,乳名就叫三柱。早产儿活下来,是个奇迹。这“奇迹”到四五岁还不会叫妈。起初,王振芝用“贵人语话迟”来安慰自己,继之,怀疑孩子是个哑巴,,跑到龙王庙,手指龙潭发誓,“龙王爷,您要是让柱子说话,我保证让他一辈子不说假话。说一句,就掉潭里淹死。”  也许只是巧合,从龙王庙回来,刚进家门,柱子就跑过来大叫一声:“妈!”  王振芝没欢喜多久,就开始后悔。不说假话的孩子,还不如哑巴。正常人还难免祸从口出,只说真话的傻子,铁定害人害己。  为救革命党丈夫出狱,王振芝卖掉金镯子,然后用黄铜做了个一模一样的,酒精灯烤出光泽,戴腕上,满可以瞒过去。柱子却给一语揭穿,而且是当着满屋子有头有脸的亲戚。把脸面看得比命都重的王振芝,窘到恨不得一头扎进地缝。  城北寨集市,李大嘴打场子卖药。母亲一把没拉住,柱子就挤到前面,大声宣布:“这药酒,是鲤鱼骨泡的,不是龙鱼。”  为给大嘴赔不是,王振芝用笤帚给柱子一顿狠抽。挨了揍也没长记性,没几天,竟然太岁头上动土了。  “栾学礼的文凭是花钱买的。”站在栾家门口,对着前来贺喜的宾客大嚷。  这次,就不仅是自己挨揍了,还连累到父亲丢饭碗。王振芝彻底绝望,“唉,傻儿子,照这么着,你早晚死在这张嘴上。”  李大嘴宣布,有傻柱子在,他不讲故事。若不是长城要塞战事吃紧,男人们要聚一起交换消息,小铺书场也许就此曲终人散。    “前几天,我去古北口,正赶上二十九军和鬼子打仗。打得那叫激烈,机关枪哒哒哒炒豆子似的,子弹用笸萁端着往里倒,一笸箩接一笸箩的都供不上。”  李大嘴积习难改,讲战事也成了说书。  “乱七八糟倒进去,子弹头朝后的,不是打自己吗?”不用看就知道如此质问的肯定是傻柱子。空气骤然安静。  “子弹有弹夹,咋倒进去也不会头朝后。”李大嘴撇了撇嘴,翻着白眼回答。  “你刚才没说有弹夹。”柱子像好斗的小公鸡,不见高低不收场。大嘴扭过头不理他,跟掌柜的要竹签捅烟袋杆。  “时候不早了,老少爷们,家去吧。”老马为息事宁人下了逐客令,柱子不情愿的随人流散去。    村民不必再去马家小铺打探消息,战火很快就烧到家门口。古北口喜峰口相继失守,从山海关败退的国军涌入浭阳,日军的飞机尾随而至。村里挤满从北边逃过来的难民,而本村的也想着向南逃,人心惶惶与热锅蚂蚁一般。  村民头一次见到飞机,大人孩子都跑到潭边伸长脖子仰望。  飞机的影子,倒映潭中,幽冥昏暗,像地狱飞出的黑色巨鸟。黑鸟一抖翅膀,有不明物坠落。  “飞机下蛋了。”孩子们欢呼。  飞机蛋落进潭,无声无息,如石沉大海。落到地上,巨大声浪几乎把人五脏六腑震裂。村庄起了浓烟,几处房屋窜出火苗,哭声和惨叫在风中飘荡。    为阻挡日军追击,有人建议炸开龙潭:“如果这潭真像传说的那么深,肯定能淹没浭阳挡住追兵。”一个潭,顶百万兵。  消息一出,村民便开始向山上搬迁。王振芝放弃所有,只抱着青花瓷瓶,这可是珍藏了几百年的古董,城北寨娘家给的陪嫁。刚坐上马车,傻柱子气喘吁吁的跑进门:“龙潭漏了。”  “又冒傻话,龙潭怎么会漏?”要不是抱着花瓶,王振芝肯定要为这傻话抡过去一巴掌。  柱子说的没错。龙潭不会漏,但是它会吞吸,像是被炸弹激怒又可能是不乐意被炸,海眼发生猛烈吞吸,几米高的巨浪朝着海眼猛灌。水位,眼看着下降。  李大嘴宣称,龙王给他托梦,要把潭水吸干。  龙王庙,村民跟着李大嘴高举香烛跪谢龙王,炸潭已不可能,还请龙王不要让潭干涸浭水河断流。  一炷香没烧完,海眼就止了吞吸,潭水虽然少了很多,却波光潋滟,似摇篮轻漾,如情人絮语,无限的温柔亲切。 共 1573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前列腺脓肿患者的饮食须要重视什么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
青少年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